°瀚雨__鬼栖城★

荣耀魔法世界:【吐真剂】

多喵:

第一篇


全职


    黄少天作为一个剑士,在认识喻文州之前其实对于术士花样百出的药剂是很不耐烦的。他只用了解记住认识自己可用的药剂就好了,至于其他的......


    他躲避还来不及呢!要知道把他带入蓝雨冒险队后来改名蓝雨佣兵团的老队长就是一个猥琐无下限的老术士!没拿自己试药已经欢天喜地了,谁还赶着凑上去找死啊。第一次骗自己喝所谓的瞬红补血剂,结果呢?是瞬红了!!完了事自己就在床上躺了三天!!第二次骗自己去给他采草药,结果呢?结果药倒是采着了,黄少天自己也被老术士忘记困在溶洞将近一个星期!


    珍爱生命,远离术士!!


    更何况黄少天自认为砍得死一群术士,但他确定肯定,自己一定玩不过一个术士。所以在不能砍死一个术士的情况下,他还是远离一个术士吧。


    其实黄少天一直不明白,喻文州怎么会是一个术士,或者说,他怎么会是一个黑暗术士。


    在再一次偷偷协助嘉世佣兵团高调追杀的叶修收集完魔兽材料后,黄少天有幸这次没有被叶修用后就扔,两人勾肩搭背地喝酒去了。


    “你说文州怎么就是黑暗术士啊?”黄少天喝了酒更是喋喋不休地让人惨不忍睹,“他怎么会怎么会就选了这行啊?他看上去更像魔法师啊,炼金师啊甚至牧师都像啊。你看他脾气那么好,性格又温柔,长得还好,说他是黑暗术士谁信啊谁信啊?光明术士都好啊。”


    “......”叶修无语,心想这是今晚上第几遍这货问这个问题了?第七次了吧?老魏那老不休的黑暗术士给这货这么深的心理阴影啊?回去问问老魏以前对这货干了什么。


    “你说啊,为什么啊?”黄少天相当不满意叶修不搭理他。


    “我怎么知道啊?各有所好吧。”叶修觉得得找个方法转移一下这货的注意力了,不然迟早让他拿一个问题烦死。


    “但他怎么都不像黑暗术士啊?!”


    “那又怎么样啊?你看韩文清那张脸还是当了光明大祭司的契约守护者,张新杰还大祭司呢!你以前看过扛着十字架抽人的牧师啊?”叶修默默盘算回去怎么压迫老魏,“再说了,喻文州哪里不像黑暗术士?够渊博够狡诈够阴险了还有什么荣耀大陆顶级冒险者职业适合他的?跟我一样?但他手残拔杖速度不够啊!”


    “你才阴险你才狡诈!你还没下陷没节操够无耻够不要脸!!”


    叶修嘴角抽了抽,心想自己疯了才和他讨论喻文州适合干什么,有这么个护短护食的货在,喻文洲干啥他都觉得配不上对吧?也不想想喻文州以前是干......


    等等,黄少天不会真不知道喻文州以前是干什么的吧?


    或者说,他根本就没看出来喻文州最擅长的并不是成为荣耀大陆的顶级冒险者吧?叶修眯着眼看着奋力指责他的黄少天。真是个缺心眼的幸运蛋。


    你看,他只会兴庆喻文州站在他的身后,自己可以成为诅咒师的守护剑,却从来不知道那把剑已经刻上了诅咒,决不允许其他人的触碰。


    你看,他需要一个人的陪伴,在他还没有察觉的时候,那个人已经站在他的身边,替他挡下一半风雨。不像自己,为了那道逝去的身影苦苦追寻、四处奔波,思念入骨却无从解脱。


    要不看在喻文州私下还算帮了自己几把和这笨蛋老是偷跑过来帮自己的份上推一把?


    正深深陷入我的队长最好了叶修你有种说我队长坏话你有种和我单挑啊单挑啊的思路中的黄少天没有看见叶修满眼的算计。


    “我说,黄少天啊,”叶修呡了一口低度果酒,“你怎么不直接去问问喻文州啊?”


    “我问过啊!”黄少天一脸理直气壮,“他说是因为我啊,这关我什么事啊!!他选行业的时候我又没在他旁边让他选黑暗术士。不想告诉我原因就直说吗,干嘛这样!!再说了......”


    “噗~~”叶修喷了一地的酒,深深替喻文州泪流满面,你到底是喜欢这傻缺啥啊?还有黄少天你打架时那种观察敏锐见缝插针的精神到哪去了?你听不出来喻文州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老魏你个猥琐货怎么养出这种呆萌货的??!!


    果然剑士不能交给术士来指导啊。


    叶修一边腹诽一边思索怎么解决掉开始大倒苦水的黄少天:“那你真想知道为什么?”


    黄少天立马转移注意力:“当然!!”


    叶修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有一个办法可以,老魏的药剂室里面有吐真剂。”






    蓝雨佣兵团精英冒险队的队长喻文州发现副队长黄少天这几天有点不对劲,话少了不说还开始躲着自己了。


    难道开窍了?


    算了吧,就这种好事还是再过几年吧,喻文州笑着摇摇头,将手上的资料整理好,坐下来双手交叉撑着下巴思索起来。


    从哪天开始不对的呢?好像是那天偷跑出去和叶修喝完酒回来开始的吧?不过看样子不像叶修对他说漏了什么害羞了啊,一进自己的房间或者自己的办公室就开始东瞟一眼西瞅一下。


    不是害羞了,这个表现是......?


    想做什么坏事了?


    想对我做什么坏事呢?我拭目以待啊少天。


    黄少天很苦恼啊,老魏给的吐真剂到底用不用呢?那是喻文州啊,虽然这药剂给老魏灌了一些确实有用也没看到啥副作用。但万一副作用是长期的呢?但不用......


    这个…… 呃~~ -______-"总感觉好不甘心好可惜啊...... 


    于是黄少天决定再找些人来试试这个吐真剂有没有长期的副作用。


    喻文州在长期期待中并未发现黄少天有什么动作,而且过几天黄少天就恢复正常了,于是喻队表示深深可惜了。


    难道是因为以前被自己挤走的老魏给他关于黑暗术士的负面影响太重了?


    要不是看当年带大他的是个术士自己也不会想着成为一个黑暗术士,结果就是因为这个老魏,少天对整个黑暗术士产生了职业抗拒。自己当年还以为他看到黑暗术士会亲切一点。


    果然剑士不能交给术士来指导。


    这边喻文州喻大队长和叶修在某一层面上达成一致的同时,黄少天正逼着人给他试药。


    从当年被老魏剥削到如今黄少天可以利逼老魏试药可以看出,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但是黄少你还是太年轻了啊......


    你没听见帮你提出这个吐真剂方案的叶修喋喋的笑声么?


    黄少天在验明吐真剂确实没有任何副作用之后,到底还是找了个机会给喻文州下了药。


    吐真剂揣在自己怀里这几天,那个疑问翻滚地越来越厉害啊,本来还是不经意间的一点小事,结果现在成为了一个越来越不能忽视的问题。


    为什么呢?


    不要告诉我是因为我!!那时我们还没见过面呢!!


    为什么不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于是黄少天铤而走险,抢过要端给队长的食物托盘,亲自给喻文州端了过去,顺便把所有吐真剂倒在了浓汤里面。


    抢食物托盘这种事情黄少天一向在蓝雨里面没少干,反正黄少天乐意抢了送,喻文州乐意看他端了吃的去找他,所以送食物的人都挺配合黄少天的。


    “少天啊?”喻文州的眉目在灯光下面温柔得让人心都要化了,喻文洲端过黄少天送来的食物,毫不犹豫地先喝了口浓汤。


    黄少天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直愣愣地看着喻文州,端着盘子动都没动。


    “今天你怎么了?”喻文州有些纳闷,“怎么不坐啊?”


    黄少天放下盘子从一旁拖了一个椅子坐在喻文州面前,咬着嘴唇,直愣愣地继续看着喻文洲。                                    “今天你是怎么了?”喻文州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发“怎么不说话了,你这么安静我都不习惯了。”


    “队长......”吐真剂哪怕只喝了一口都会很快发作,更何况是下了一整瓶的分量,刚才那一口怎么也该够了吧!!黄少天稳定了一下心神,胆子一下就大了。“队长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成为一个黑暗术士吗?”


    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这都好几年了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为了这个问题胆子都大到敢给自己下药了,他不知道吐真剂这种黑暗药剂对黑暗术士根本没有作用么。


    自己好歹是术士啊,怎么可能尝不出来啊! 


    不过这真是一个好机会不是么?这主意是谁给他的?叶修么?药是谁提供的呢?不过反正少天能接触到的大师级别的会炼药的黑暗术士也只有老魏和自己两个。


    找个机会好好“谢谢”老魏的药。


    喻文州配合地作出中了吐真剂应有的样子,眼眸莹润,目光深情地回答黄少天的问题:“因为你啊。”


    黄少天抓狂了!!!埋头用手抱住了脑袋。


    “为什么因为我啊!!你选职业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啊!!!吐真剂都没有用吗??!!!”


    “当然有用啊”


    在黄少天来得及反应前喻文州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俯下身用头抵着黄少天的额头,一只手搂着黄少天一只手捉住黄少天的后颈。


     你只知道我选职业的时候你还不认识我,你怎么不问问我是什么时候认识你的啊?”


    黄少天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逃!!使劲逃!!找个地方挖坑把自己埋起来!!


    “我说过是因为你,我才选择成为黑暗术士是因为我开始觉得带大你的是一位黑暗术士,你会对黑暗术士感到亲切一点。”喻文州说到这苦笑了一下,“结果不知道你对术士阴影挺大的。”


    黄少天埋着头,嘴巴里面嘟嘟哝哝着什么。


   “其实你不用给我下什么吐真剂啊,只要是你问的,我的回答都是真的啊。你可是唯一对我有效的吐真剂。”


   “......”黄少天心想这句话什么意思,但为什么,为什么。


    心里有种期待呢?


    在期待什么呢?


    埋在心底的希望与期盼在疯狂生长,蓬勃跳动。


    那种期待像要开花的树,盼望着一个人的到来,为它赞扬;像春藤新探出头来的嫩芽,渴望一场春风,为它驱寒。


    是一个伸手可以触及的答案。


    “为什么?”黄少天仰起头直视喻文州,“为什么我是你惟一的吐真剂?”


    为什么?喻文州的笑容就像那棵开花的树所盼望的人,像嫩芽守望的春风。有一个答案在黄少天的心底呼之欲出。


    “因为我爱你啊!”


    所以一切都有了答案。


    黄少天有些恍惚地看着喻文州越来越靠近自己的笑容。


    好期待,好期待他的靠近。


    黄少天眼睛越张越大,他隐隐知道喻文州的下一个动作。看见他俯下头,越来越靠近自己的脸,带着探寻。


    直到一个吻落在自己额头。


    黄少天愣了一下,脸刷一下红了,喻文州已经轻笑着扶着额头坐回了队长的大沙发,心想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黄少天一张脸快烧起来了,瞟了使坏的队长一眼,恼羞成怒地扑上去。


    对准嘴巴!!


    啃!!


    哎呦,喻大队长脸上的笑容都快溺死人了,搂着投怀送抱的黄少天,大大方方地任君乱啃。


    顺便教教这小迟钝怎样正确的接吻。




    




    下一章



模糊(苏沐秋中心)(微虐?)

本初子午线:

14:32:08
苏沐秋坐在嘉世网吧,旁边坐着叶修。
“刷副本多没意思,来来pk竞技场走起。”叶修叼着烟对苏沐秋说。
16:49:32
“累死了,到吃饭时间了吧。”叶修放下鼠标抻懒腰。
“吃什么饭,走,去接沐橙。”
17:26:16
“哥,我这次考试考的可好了!”苏沐秋和叶修一左一右牵着苏沐橙的小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是吗?那今天哥哥给你做好吃的。”苏沐秋笑道,苏沐橙欢呼起来。
“笑什么笑,没你的份。”苏沐秋瞪了叶修一眼。
叶修也不接话,只是嘿嘿的笑。
19:08:59
“要抽烟出去抽,别总是让沐橙吸二手烟。”苏沐秋把叶修推出门外。
19:11:47
“沐橙啊,写作业呢?有不会的没?”叶修抽完烟,跑到苏沐橙的专属小书桌前看热闹。
“去去去,就你那水平,别教错了。”
“我起码还初中毕业,你呢?小学课本以外的字都是沐橙教的吧。”
“去你的!老子会查字典!”
“沐橙教的吧?”
“滚!!!”
21:10:22
“沐橙睡了,打荣耀?”叶修问苏沐秋。
“去呗。声音关小。”
“明白。”
01:41:57
两人在嘉王朝公会成员的帮助下成功在蓝溪阁手中夺取了野图boss一只。“我去,一不小心都这么晚了。睡吧,明天还要送沐橙上学呢。”苏沐秋打了个哈欠。
两人倒在地铺上,没洗漱也没脱衣服,伴随着电脑屏幕的亮光的熄灭,两个少年也进入了梦乡。
06:00:00
闹钟响了。
苏沐秋第一个起床,走去卫生间的时候顺便踢了横亘在门前的叶修一脚。
“起床了!”说着从叶修身上迈了过去。
叶修哼哼,又蹭了蹭枕头,这才睁开眼睛。
苏沐秋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
06:20:18
“去把沐橙叫起来。”苏沐秋把早饭端上桌,对叶修说。
07:45:17
苏沐秋和叶修走在去网吧的路上。“和嘉世的合约签完了,以后打职业比赛,就能赚更多的钱,给沐橙更好的生活了。”苏沐秋说。
“是啊,也不用天天往网吧跑了这下风吹雨打都不怕了。”叶修难得没嘲讽,但感慨中却还是带着那么一点不正经。
苏沐秋暗暗翻了一个白眼。“沐橙也跟着我们住在战队吧。”
“有地方吗?”
“问问陶老板呗,不行就她自己睡,咱俩挤挤。”
“行。”
二人说着走进嘉世网吧。
09:32:14
45级野图boss刷新。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冲进各大公会的包围圈,成功拉走boss的仇恨。
此时的世界频道。
[索克萨尔]:一叶之秋秋木苏你们两个给我等着!*#&@$*#¥£€%#!?*
[秋木苏]:有能耐你再抢回来啊
[一叶之秋]:呵,水平问题。
[索克萨尔]:我次奥******
[大漠孤烟]:闭嘴。
10:51:36
Boss倒下,苏沐秋愤愤不平的一拍桌子。“妈蛋为什么最后一击又是你!”
苏沐秋又在他的小本子上划了一笔。
秋437:修586
撇嘴。
这个人,真的很强。
11:32:41
“我去买午饭。”苏沐秋对叶修说。
11:57:09
尖锐的刹车声。
11:59:10
苏沐秋倒在地上,身上的剧痛让他神智有些模糊。
身体越来越冷了……明明是夏天……
12:07:21
是叶修来了吗?苏沐秋听见了叫喊和哭泣声,好像还有沐橙?
他什么都看不见,鲜血模糊了他的眼睛,而他连抬手抹掉的力气都没有。
12:19:18
“苏沐秋听见了医生的声音。救护车来了。
伤者被送往医院。
12:27:11
“叶……修……”苏沐秋睁大眼睛看着那个有些模糊的人影。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他的手。
居然比他的手还凉。苏沐秋真佩服自己,这个时候了还在想这些有的没的。
“照顾好沐橙……还有……自……己……”
“你会活下来的,不要说丧气的话啊!”叶修站在原地哭喊着。
伤者被推入紧急抢救室,门框上方的红灯亮起。
14:13:08
伤者因抢救不及时,失血过多,抢救无效,身亡。
苏沐秋浮在空中,看着自己的尸体被盖上了白布。
看着泣不成声的叶修和沐橙,苏沐秋也想流泪。
只是他已经不能流泪。
14:22:37
苏沐秋看着叶修回到嘉世网吧卖掉了自己和一叶之秋,签了一个十年的长约,然后用这些钱换回了苏沐秋的墓地。
可惜看不到自己下葬了,苏沐秋想。
14:31:52
苏沐秋虚抱了一下叶修然后亲了亲苏沐橙的额头。
是时候该说再见了。
14:32:08
叶修抱了抱自己的手臂,苏沐橙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好像感觉到了沐秋(哥哥)的祝福呢。
苏沐秋笑着消失在了空中。
--------
标题瞎起的
这才是真·流水账(x
向全职中唯一出现了名字的死亡人物伞哥致敬。
希望你们能喜欢。

【伞修】日常向

伞修萌萌哒

樱谷静-荣耀不败_再战十年:

晚上晚饭过后,沐橙在厨房收拾碗筷和准备明天的早饭。
“阿修,可以洗澡了。”在浴室调水温的苏沐秋朝着卧室里的叶修说,但是半天都没得到回应,就朝卧室走过去。一看原来叶修已经睡着了,无奈得挠挠头,还是选择把叶修叫醒。
“阿修,阿修!”睡眼迷蒙的叶修翻了个身,无视了苏沐秋继续睡。苏沐秋一把揪住叶修的脸颊,往两边扯。被打扰没办法继续睡的叶修,只能爬起来,“大晚上的,你干嘛。”
“去洗澡,不然别想睡觉。”
“我又不跟你睡。”
“不跟我睡也得洗澡!”
“真是啰嗦。”
“快去!”
看着叶修穿着拖鞋朝浴室走,苏沐秋突然有种心好累的感觉,怎么会有这么懒的人。
过了一会儿,头发滴着水的叶修从浴室出来,刚想躺下,被苏沐秋抓住。
“我不是洗完了么。”
“头发没干就睡觉会头疼的知不知道!”
叶修随意的摆摆手,“没事,一直都这样,习惯了。”
“不行!必须吹干。”
苏沐秋拿来了吹风机,手轻轻揉头发,把湿哒哒的头发慢慢吹干。
“每天要洗澡,保持卫生懂不懂。”
“那你给我吹头发。”
“。。。自己来。”
“那我就不洗了。”
“。。。”
“好吧,我给你吹。”
为什么苏沐秋有种想掐死叶修的冲动。
“现在都没人给我吹头发了。”喃喃自语的叶修看着手里的照片,笑的灿烂的兄妹俩和自己。
“沐秋,为什么我不早点对你说呢。”

儿子:

#苏沐秋#

怪只怪我不能多活上三五年

不能再好好看看你的样子

幸好先死的是我

要是你先死了的话

我肯定会哭成疯子吧

叶修你看

就连这种事情你都照顾着我

对不起了

不能和你一起夺冠

不能在让我们的名字并排成双

是我毁约了

你要好好活着

荣耀属于你

再见

好久不见【全职高手伞修向改编版歌词】
原唱:陈奕迅
我来到 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象着 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拿着你 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那俱乐部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天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网吧的电脑前
我会带着笑脸
挥手寒喧
和你一起抽根烟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
只是寒喧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 不见
拿着你 喜欢的烟
熟悉的那个味道
只是没了你在身旁
我们回不到从前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网吧的电脑前
我会带着笑脸
挥手寒喧
和你一起抽根烟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
只是寒喧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 不见
-END-
【希望你出现,可是见了面,又能说些什么呢?假如真的见了你,或许只是希望看见你更快乐吧…】
#永远爱伞修#
【喜欢这篇歌词的小伙伴可以去B站找,搜索“全职高手好久不见手书”即可,编号AV709534,AV不是我做的,我也是在看完那个被虐哭好几次后心血来潮写的歌词,AV很棒,希望大家能喜欢。】
BY栖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