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雨__鬼栖城★

【全职同人】【叶喻·古风架空】一叶孤舟 章四

qwq有点…?

Amber_eyed:

【叶神酒量非人,千杯不醉(笑)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叶修一推开门就瞧见隔壁屋的叶秋站在门外,竖起了冠发,身着石青色团花暗纹直裰,故作惊讶:“贤弟!你穿得这般正式莫非是要去……相亲?!!”


叶秋看着叶修身上同样华贵的藏青素面葛布直裰抖了抖眉毛,没有说话。


 


楼冠宁面子着实够大,到场的无一不是官家子弟或是富商巨贾。席间觥筹交错,歌舞升平。


楼冠宁周身围了一圈的人敬酒。叶修也乐得清闲不去凑热闹,抬头四顾竟看到个熟人。


竹烟波月,一宵歌酒祝东风,且从容。


叶修拎了杯茶就上去敬:“喻公子,真是巧。”


喻文州跟他碰杯:“叶少不喝酒?”


叶修摆手:“酒还是算了,我一杯就倒。”


喻文州也不勉强他。叶修自然地坐在喻文州旁边的位子,整个人耷拉在椅子上哼着不着调的曲子。


这处地方只他们两人。叶修觉着有些静了,遂挑起话头:“怎么没见黄少?“他怎么会不来凑这热闹?


“少天在那边。”喻文州伸手指了个方向。“我去叫他?”


叶修瞟了一眼,啼笑两难地摸了摸耳朵:“算了,不用。”


 


其实楼冠宁认得叶修,但叶修不认识他。


楼少好不容易从杯盘狼藉中脱身,老远就看到个身影,顿时惊喜地迎了上去。


“嘿这不是叶大少么!久仰久仰!”楼冠宁难得机会这么近距离的跟叶修聊天,暗暗打量对方,兀自感叹叶大少真是仪表堂堂,只可惜小北没来。


“我是叶秋。”叶秋面无表情,被人错认成叶修这让他很不爽。


“我知道啊!叶修叶大少!在下楼冠宁。”楼冠宁端了只酒杯敬酒。


叶秋觉得楼冠宁那近乎狂热的眼神简直让人费解:“叶修是我的兄长,我是叶秋。”叶秋用茶盏回敬。


楼冠宁咧着嘴愣在原地,仍旧是那套标准的敬酒礼。他什么也没说,内心却似万马奔腾。据说叶大少有一位弟弟,年轻有为,仅仅弱冠之年便科考中了榜眼。难道这就是那位!原来是我认错了人!两兄弟竟长得一模一样!!!


月朗星稀,夜色如漆。皎洁的月光透过摇曳的枝叶照射下来,洒下一地斑驳的银辉。


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今晚的风儿也依旧喧嚣呢。


 


“叶大少久仰,在下楼冠宁。”楼冠宁终于如愿见到叶修,虽说和自己想象中不大一样,但语气里还是免不了几分急切:“听闻叶大少酒量非人、千杯不醉!”


叶修听到这话先是飞快扫了一眼喻文州,而后者却不看他,径自摆弄酒杯。


叶修的老脸竟有些挂不住。


“得了吧酒量非人没错(酒量差得非同一般),千杯不醉就算了。”叶修腹诽,余光瞅到楼冠宁身后的叶秋,顿时了然。


行啊叶秋你小子胆儿肥了胳膊肘往外拐!


叶修拧眉,既是千杯不醉那便要营造出一种酒量好的假象,敌进我进,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于是叶修深吸一口气,慢慢呼出。微笑着双手接过酒杯,浅酌一口,其余的酒在宽大衣袖的遮挡下被尽数倒去。酒水沾染叶修的衣袍,浸湿了前襟,所幸穿的是深色直裰,在漆黑夜色下看不大清。叶修将酒杯搁在桌上,装模作样:“好酒。”


叶秋看着自家哥哥爽快地一饮而尽,震惊之余犹自怀疑那杯玩意真的是酒么?!装吧就他那一杯倒的酒量我还不知道?连酒都没喝过几次哪品得出这酒好不好!!


叶秋内心咆哮,面上却镇定如常地离开。为了不让叶修瞧见特地缩在一个角落,像是为了验证什么给自己满上一杯酒。凑过去闻了闻,视死如归般猛地仰头一灌,回味似的砸了咂嘴,头一埋,顿时醉的不省人事。


尾随而来的楼冠宁一惊:“叶二少!你怎么了?”


这是……醉了?


 


叶修的战略精神与作战素养着实可嘉,只叹他成功击退了敌军却不幸高估了自身实力。如果从这方面来评判,叶修的战斗并不算成功,以命相抵最终壮烈殉职,听起来似乎是光宗耀祖而实际上是愚蠢至极。


嗯,简单来说就是——叶修醉了。


虽说叶修只抿了一小口酒却喝醉了的事实堪称恐怖,但不幸中的万幸就是叶修醉得并不彻底。


叶修仰面倒在椅子上,伸了条手臂遮住眼睛。不知道这股酒劲什么时候能过去。


不过是一杯酒,叶修怎么会一身酒气?喻文州奇怪地拍了拍叶修:“叶大少?”


叶修没说话,抓着喻文州的手将他拉到身前,搂在怀里。


喻文州的一呼一吸都是醇香的酒气和叶修的味道,酒香醉人,却是让他心安。


叶修慢慢地、慢慢地靠近喻文州,直到两额相抵。


二人之间的气温像是在蹭蹭升高。喻文州看着叶修略显迷蒙的双眼,听叶修呢喃低语“美酒配佳人”……他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


气氛不对。


喻文州另一只手按在叶修胸口微微施力想拉开距离,掌心却传来一阵湿意。


是酒。喻文州明白了。


原本因为叶修欺骗自己的气恼一扫而光,他忽然有些绷不住脸笑出了声。


“叶修…你骗我。”


“我没有……”


“这还没到一杯呢,你就醉了。”喻文州笑意更浓,直达眼底。饶是那火树银花也不及他的眼睛明亮。


叶修看得有些怔愣。


喻文州却趁机推开叶修转身离去。


 


这是喻文州第一次不作任何表示只身离开。


 


TBC


 


【【啧啧我一千八的坎


 

评论(1)

热度(20)

  1. °瀚雨__鬼栖城★叶藏(zang) 转载了此文字
    qwq有点…?